意大利贵宾会有限公司欢迎您!

意大利贵宾会2018年国内药企,杨森带头一盒药降价5000元

时间:2020-05-07 17:21

医药网7月11日讯 近期,商务部发布的《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预测,2018年药品流通市场销售规模将保持稳步增长。但是,从社会发展和医改的进程来看,国内医药企业受到多方面压力,将使其盈利势头大为受挫。 我国人口增长、人口老龄化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给医药企业的发展提供了较大的发展空间,医药企业的盈利状况自然也就非常可观。尤其是人口老龄化带动“银发经济”,老年人用药以及康复医疗器械需求增加;单独二胎政策带动儿科用药市场,在医药领域,直接受益的包括涉及到孕期诊断、婴童防病治病、医疗器械、儿科用药等领域的企业。 这些情况在近期商务部发布《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种也有体现。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七大类医药商品销售总额20016亿元,扣除不可比因素同比增长8.4%。《报告》预测,2018年药品流通市场销售规模将保持稳步增长。但是,从社会发展和医改的进程来看,国内医药企业受到多方面压力,将使其盈利势头大为受挫。 社会舆论:期待药品降价 “看病难、看病贵”其实并非国内独有,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尤其是看病贵的问题,一直被社会大众所关注。大家都希望看病时不贵,可是现实的种种依然难以解决这个难题。而近期,《我不是药神》短短一天之内票房就突破了三亿,朋友圈被刷爆了。在剧中,保健品店主程勇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总代理商。电影中瑞士的“格列宁”2万元一瓶,而印度仿制药只卖几百元。程勇也由此卷入生活和法律的漩涡,最终被判5年有期徒刑。剧中有一句话“命,就是钱。”更是将看病贵、药价高的问题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部电影在社会上引发极大关注,也在行业内引发不小波澜。生命的价值和药企的利润,孰重孰轻,争论颇多。 作为老百姓,每一个人都难以避免生病用药,肯定愿意花较少的钱买到疗效好的药品,不希望生病时需要花费不少积蓄甚至倾家荡产购买价格高昂的药物。这样一来,老百姓的实际需求与医药企业盈利的目标存在矛盾。药企置身社会舆论之外,显然不太现实。但是如果低于药品研发、生产、销售等诸多成本来销售药品无异于杀鸡取卵,也根本不可能。这样一来,只能是医药企业(原研企业、仿制企业、流通企业等)降低药价以回应社会舆论压力。而这样做,势必会给医药企业的盈利水平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 政策调控:两票制、医保控费 作为社会管理方政府,会采取各种政策来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一是通过建立健全医疗保障体系,扩大医保覆盖面、提高医保报销比例、提供大病和重病及特殊病种的补充保障水平等等。同时出台了一些列政策以降低药价:一是实施药品采购的两票制。实行“两票制”后,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并且每个品种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两票制”实施后,中、小经销商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大型药品经销商迎来利好。两票制通过减少中间环节降低药价,从而让患者受益;二是通过医保控费,以达到降低药价、缓解看病贵的目标。医药控费对医药企业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医保总额付费、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以及二次议价、甚至是三次议价的出现,严重挤压了医药企业的利润;三是积极开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推动药品价格下降;尤其是针对抗癌药,国务院第4次常务会议决定,5月1日起我国将取消包括抗癌药在内的28项药品进口关税。李克强总理更是呼吁“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同时,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实现药价明显降低。另外,还有原料药涨价的压力,吞噬了医药企业的盈利能力。由于环保整治力度加大,上游原料药企业停产整顿的不在少数,导致原料药供应紧张出现了价格飞涨的现象。这对医药企业来说非常不利。 市场竞争:原研药降价 此前,跨国药企产品即使是过了专利期也不在中国大幅降价。默沙东于2010年1月1日,宣布统一降低舒降之的出厂价,由此开启了跨国药企在华降价的先例。而近期,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导下,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跨国药企在华逐渐开始主动降低其原研药价格。近日,各省药品采购平台传来跨国药企陆续降价的消息。6月29日,湖北省药采平台公告辉瑞申请将其15个品种采购价下调;7月2日,甘肃省药采平台发布公告,辉瑞6款产品降价,西安杨森产品降幅51.6%;7月5日,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关于辉瑞和西安杨森等公司部分药品主动降价的提醒通知》称,辉瑞和西安杨森等公司主动申请降低了部分药品供货价格。 这种情况的出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专利期已到期或即将到期,而国内出现的仿制药已经有一定竞争力。跨国企业此时选择降价是以价换量,以其凭借原发药的优势占领市场;二是适应国内医药以及医保政策。尤其是在国家医保谈判、药品集中采购谈判中,带量采购的政策影响很大。当然,如果原研药没有可替代的新品出现,仿制药品种没有或者很少,企业降价的积极性就会降低。 跨国药企原研药的大幅降价,对于国内仿制药来说,短期来看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仿制药即使价格低于原研药,但是在医生和患者眼中,原研药的质量肯定会更好。如果价格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医生和患者更倾向使用原研药。这样一来,国内仿制药的相关企业,销售市场占有量有可能会下滑,企业利润也会相应大受影响。 行业发展趋势:整体增速放缓 商务部《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七大类医药商品销售总额20016亿元,扣除不可比因素同比增长8.4%,但是,增速同比下降2.0个百分点。其中,药品零售市场4003亿元,扣除不可比因素同比增长9.0%,增速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报告》说,2017年药品批发企业销售增长有所放缓,药品零售企业连锁率进一步提高,医药电商开启资源整合的平台化发展之路,医药物流市场竞争明显加剧。 国家的健康规划早已出台,不再局限于医疗方面。而是将预防保健也纳入健康产业中。少生病、不发病作为健康产业的主流。也就意味着,医药消费市场中保健将挤占医药消费市场的份额。这样一来,国内医药企业的盈利势头肯定会受到抑制。 不过,国内药企还是有不少机会。由于国民消费水平持续提升、人口老龄化、肿瘤和心脑血管等慢性病的增加等为医药行业的稳健增长提供强有力支撑,再加上养老、康复这些大健康产业的延伸,以及互联网医疗的兴起,生物制药领域比如起预防作用的各种疫苗对于药企而言依然前景广阔。

医药网7月6日讯 近日,辉瑞、杨森等药企旗下药品降价引起市场关注。 对此,辉瑞在回应《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辉瑞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将根据不同省份和不同产品的具体情况,与有关部门和业务合作伙伴沟通协商,将有关税率的降低让利于患者,让患者获得真正的实惠。记者也试图联系强生公司,但未得到公司的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力推抗癌药降价,是近年来政府的重点。今年以来,政府已经连续对进口抗癌药进行降税以实现目标。 未来,进口抗癌药等品种是否会迎来大范围降价?对此,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要看企业的药品是否有替代品以及竞品的价格。如果想大幅降低药品的价格,那就是大规模引入仿制药。 此前,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西药部副主任荣嫡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单一的通过进口环节降税来降药价,降得可能不会太多,而政府后续还将打出的组合拳——药价谈判、纳入医保、规范药品流通等多个举措发力,将更有效降低进口抗癌药价”。 不过,一位医药企业高管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资药企也应注意到政策的变化,顺应时代的趋势。毕竟外资药企在国内享受了长时间的优待,未来可能会“水土不服”。 多个进口药降价 近日,北京、陕西、甘肃、湖北多地发布外资药品降价的消息。 7月5日,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关于辉瑞和西安杨森等公司部分药品主动降价的提醒通知》称,为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和我市深化医改号召,近期,辉瑞和西安杨森等公司已通过我市药品阳光采购自主降价功能,主动申请降低了部分药品供货价格。 7月4日,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关于调整注射用地西他滨采购价的通知》,根据企业申请,现将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代理的注射用地西他滨采购价由10339元/瓶调整为4996元/瓶,调整后的采购价即日执行。 而7月2日,甘肃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的《关于调整部分药品中标价格的通知》消息显示,中标企业为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生产企业为荷兰Pharmachemie B.V.的注射用地西他滨从10327.22元/盒降至4996元/盒,降价约5331元/盒,降幅为51.6%。这款药无论是降价额度还是降价幅度都居于降价药品名单的首位。 不过,从降价品种来看,除了注射用地西他滨降价较多外,其他品种无论是降价额度还是降价幅度都并不大。根据甘肃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的《关于调整部分药品中标价格的通知》,盐酸齐拉西酮胶囊的价格从135.41元/瓶降至130.51元/瓶。盐酸伊立替康注射液(规格:5ml:0.1g)从2151.23元/盒降至1931.96元/盒。盐酸伊立替康注射液(规格:2ml:40mg)从1175.15元/盒降至1055.37元/盒。利奈唑胺注射液从382.77元/袋降至362.59元/袋。利奈唑胺片从3686.92元/盒降至3474.64元/盒。 6月29日,湖北省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管理网发布《2018年湖北省关于下调辉瑞公司进口产品挂网价格的公告》。公告介绍,为积极响应国家税改政策,根据企业申请,现就辉瑞投资有限公司所有进口产品挂网价格调整公告如下:价格调整涉及20种药品,下调幅度为3.4%-10.2%。 降价也有玄机 在业内人士看来,外资药品降价,是多重因素考量的结果。“这和产品的市场情况、竞品的价格以及政策引导有关”。 “如果原研药没有可替代的新品出现,仿制药品种没有或者很少,企业降价的积极性就会降低。”上述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查询获知,陕西、甘肃、湖北三地此次降价的外资药品中,多个品种在国内已经存在仿制药。 数据显示,注射用地西他滨的国产批准文号有15个,包括江苏豪森、正大天晴、齐鲁制药等都拥有该药品的批准文号。盐酸伊立替康注射液的国产药品批准文号有9个,包括恒瑞医药、哈药集团、齐鲁制药等5家企业拥有。紫杉醇注射液的国内生产批号有63个。氟康唑氯化钠注射液国内生产批号多达115个。注射用替加环素的国产药品批准文号有6个,包括海正药业、正大天晴、海辰药业、福安药业、江苏豪森拥有。伏立康唑片国内批准文号2个,其中包括成都泰合健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华神制药厂。注射用甲磺酸齐拉西酮、盐酸齐拉西酮胶囊的国内批准文号仅有一个,所有者为江苏恩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注射用重组人凝血因子IX、注射用重组人凝血因子VIII、克唑替尼胶囊、注射用阿糖胞苷、阿昔替尼片、利奈唑胺注射液、利奈唑胺片尚未有国内药企获得批准文号。 “原研药降价幅度不大,并不会对国内药企产生太大的影响。”史立臣向记者表示,总体来看,原研药和仿制药的价格相差很大。 不过,此次西安杨森代理的注射用地西他滨降价之后,价格直逼仿制药品种。记者在北京市医药阳光采购综合管理平台查询获知,荷兰Pharmachemie B.V. 生产的注射用地西他滨医院售价为10237.68元/瓶,而江苏豪森生产的同规格的品种价格为4000元/瓶,山东新时代药业有限公司同规格的品种价格为6086.92元/瓶。 原研药专利悬崖何时到来? 今年以来,国家两度对进口抗癌药进行降税。4月2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自2018年5月1日起,以暂定税率方式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4月27日,财政部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自5月份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财政部首批给出的抗癌药品清单包括103个制剂类药品和51个原料药。 不过,上述政策实施后,行业并未感觉到抗癌药明显降价。 “在美国,商业保险机构倾向于让患者使用仿制药,这样可以大幅降低药品费用支出。”史立臣向记者介绍。 但现实是,质量保证是仿制药品在美国大量使用的基础。由于我国企业仿制水平、速度跟不上,仿制药并不能大范围惠及老百姓。 这尤其是表现为原研药的专利悬崖现象未在我国大规模出现。 数据显示,2011年11月份,失去专利保护后,立普妥的仿制药进入市场,2014年超过97%的销售额来自仿制药。然而到今天,立普妥在中国的销售仍增长强劲。波立维在2012年专利到期后,美国销量快速下滑,出现专利悬崖;但中国波立维销量则呈持续上升趋势。“波立维全球下滑的同时,中国贡献了全球销量的70%。 尽管如此,但在行业人士看来,以前由于政策倾斜、产品优势、资本推动等,外资药企长期享受优待。但近年来,由于专利到期、医保控费、招标降价、药价谈判等因素,这都将对外资药企业在华策略产生影响。

意大利贵宾会 1

抗癌药增值税降低、进口抗癌药零关税的政策自5月1日实施以来已过去3个多月,政策效果是否显现?

澎湃新闻注意到,自6月底开始至今,湖北、江苏、河南、甘肃、辽宁、广西、北京、上海等省市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网均已发文,阿昔替尼、克挫替尼、紫杉醇等抗癌品规均有3%-10%降幅,个别药品如地西他滨甚至有超过50%降幅。

8月9日,澎湃新闻从国家医保局获悉,此次抗癌药减免税政策的影响下,共有14种抗癌药的终端价格将会有所下降,下降幅度为3%-7.8%。

中国药科大学的一份研究成果显示,经过测算后,大部分抗癌药品实际价格下调幅度主要集中在2%-6%之间,并没有公众期望的那么高。

一位接近国家医保局的相关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14种调整的抗癌药是从在国家层面上沟通的结果,而一些药企在进行计算对比后认为增值税改对自身盈利并无差别,仍然沿用旧增值税;同时也不排除一些企业由于其他原因主动降价,可能并非均受税改影响。”

“税改虽然能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价格,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药企的定价还是遵从市场,资本是趋利的。”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政策专委会副主委刘军帅说。

包括刘军帅在内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抗癌药品要大幅度降价,仍然要靠国家谈判“以量换价”或者“以质换价”。

目前,国家医保局正在开展2018年独家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的专项谈判,共有18种进口、国产抗癌药进入谈判,最终谈判结果将在9月底出炉。

澎湃新闻从国家医保局获悉,针对抗癌药降价还有多种方法,正在齐头并进,包括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税收减免、集中招标采购和推进仿制药等。

减税对抗癌药价格影响多大?

早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前夕,2018年5月1日起,已有多个抗癌药品开始在关税和增值税上享受国家税收减免优惠。

此前,财政部、海关总署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针对名单中吉非替尼、注射用曲妥珠单抗等103种抗癌药和51种抗癌药品原料药自2018年5月1日起,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企业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缴纳流通环节的增值税。

2018年4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曾明确提出:从2018年5月1日起,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

上述政策的落实会带来多大实惠?

近日,澎湃新闻梳理各省市已公布相关药品调整清单,发现湖北、江苏、河南、甘肃、辽宁、广西、北京、上海等省市调整品规数量从7种到30余种不等,其中来自跨国药企辉瑞公司的10余种药品价格调整基本在列,包括非小细胞肺癌ALK靶点药赛可瑞、肾细胞癌用药英利达、大肠癌用药开普拓等。

辉瑞公司的药品价格降幅均在3%-10%,以治疗非小细胞肺癌ALK靶点的明星药赛可瑞为例,从原先的44925元降到43178元一瓶,降幅为3.89%,显然,对于不少固定每个月药品花费在5万元左右的ALK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不到2000元的降价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政策专委会副主委刘军帅向澎湃新闻分析称,理论上这次税改给药品价格带来的调整在10%左右。

而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曾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也解释:“进口关税原来在2%-5%,增值税如果按照30%的差价来算的话,17%的增值税也就是五六个点。从这个角度看,关税最多降3个点,增值税下降其实也就5个点。所以实际上,税的取消最多也就让药价下降8个点左右。当然不能说这没意义,像肺癌使用的药物月平均费用达到2万元左右,下降8%也是1500元左右。有作用,但不像预期的那么大。”

刘军帅同样认为,税改虽然能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价格,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药企的定价还是遵从市场,资本是趋利的”。

甚至,包括刘军帅在内的一些业内人士均向澎湃新闻分析认为,部分主动调整的药企可能是迫于政府的压力进行微调,针对当前的主要矛盾,仍然要靠“以量换价”或者“以质换价”。

研究测算:大部分抗癌药品价格下调幅度在2%-6%之间

8月8日,针对此次税改后降价,辉瑞公司企业沟通部工作人员回复澎湃新闻称:辉瑞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目前正根据不同省份和不同产品的具体情况,与有关部门和业务合作伙伴积极沟通协商,争取尽快将有关税率的降低让利于患者。

而针对具体降幅的影响因素,辉瑞并未详细回复,仅表示目前各省价格调整的申报工作正在进行中,部分省份的调价工作已经完成,“辉瑞将继续积极支持和配合有关部门持续改善创新药物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的努力”。

根据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副院长、教授丁锦希,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讲师、博士李伟的研究成果——《抗癌药税改政策对终端价格影响的探讨》,经过测算后,大部分抗癌药品实际价格下调幅度主要集中在2%-6%之间,并没有公众期望的那么高。

主要原因一是降关税涉及品种范围小。在原有关税税则中,进口抗癌药品中的单克隆抗体和其他生物制品原关税即是0%,并未产生影响;同时,小分子化学药品原关税为2%,降为零后对价格仅有小幅度影响。

二是增值税计税依据发生变化。假设A药品出厂价800元,经销商以1000元/盒的价格销售给医疗机构。在这个环节降税前16%的“一般纳税”是以企业购进和销出价格的增值部分200元为计税依据,应纳税32元/盒;3%的“简易纳税”则以单笔销售金额1000元/盒为计税依据,应纳税30元/盒,所以降税前后差额仅为2元。因此,由于两种纳税方式计税依据不同,应缴纳增值税率不能简单认为“降低了13%”。

三是对于国产药品,不存在关税的影响,有些生物制品2014年底前就已采用了3%的简易办法征收增值税;也可能会有企业经测算后仍然选择按照16%的增值税缴税。这些情况下税改政策对终端价格都不会有影响。

而一位连锁药店的相关人士曾透露证实,公司内部在进行核算后发现,增值税的改变对于其所在药店而言,税费不降反升,“过去4000元的药品,以药店5%的毛利,征收17%的税也就是34元,但是按简易计税3%,调整后药店相当于一次性在进货环节缴纳120元的税。”

前述中国药科大学学者的文章也进一步认为,降税对价格的影响与流通交易环节呈负相关,即“流通环节越多,降税政策影响越小”:当前述A药品出厂价与终端价格不变,但是由经销商经过流通企业再销往医疗机构。假设经销商以900元/盒的价格卖给流通企业,流通企业以1000元/盒的价格卖给医疗机构,降税前应纳税32元/盒,降税后由于出现了两次交易,应纳税57元/盒,反而出现了增长。此外,3%“简易纳税”无法对企业运营过程中相关成本进行抵扣也会削弱降税政策的最终效果。

该文章认为,虽然降税对企业的利润并无太大吸引力,但部分企业体现出了充分的社会责任感,目前已经有辉瑞、西安杨森、诺华等企业主动申请调价。

文章建议国家主管部门还应与企业充分沟通,在核实药品流通各环节的真实加价和开票纳税情况的基础上,指导企业精准测算药品价格降幅,合理降价,既保证将降税额度全部让利于民,又不干扰市场正常运行机制。

新一轮国家谈判有18个抗癌药品种在谈

曾在诺华等制药公司就职多年的业内人士刘明认为,相对于复杂的税费及企业成本计算,对于患者终端支付,抗癌药品能否列入医保更重要。

“只有进入医保的药品才会大卖,政府与药企谈判可以平均优惠40%左右,进入医保目录后医保资金再报销70-80%(此处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报销比例不同),患者才能吃得起药。”刘明说。

而刘军帅认为,从可持续发展角度来看,想要降低药品价格,应该要把握“以量换价”和“以质换价”。

具体而言,以量换价是指在当前独家抗癌药没有替代品的情况下,通过增加采购量或者进入医保扩大市场规模,促使药企有降价的动力;而以质换量,则是形成欧美、日本等地的原研药“专利悬崖”,即在专利到期后,迅速推出有质量保证的仿制药上市,对原研药造成竞争压力,那么进口药厂将会有维护市场份额的诉求去主动降低药价。

澎湃新闻注意到,河南、甘肃等地药品调整清单中,跨国药企西安杨森的达珂从10327元降到4996元,降幅超过50%,被不少人认为是减税政策下的降价典型。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原研药品于2009年获批在内地上市,2012年国内药厂正大天晴等生产的地西他滨仿制药同样获批上市。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PDB数据库显示,2017年正大天晴的地西他滨首仿药晴唯可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原研药达珂,在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中,仿制药已经占据60%的市场。

2017年,地西他滨在人社局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后被纳入医保,意味着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而西安杨森此次大幅度降低地西他滨价格,更应该被解读为“以价换量”的市场行为。

而类似的原研药大幅度降价,在美国、日本市场同样在专利到期便会出现,大量“物美价廉”的仿制药得以上市,大大拉低了药品价格,形成“专利悬崖”。

但刘军帅指出,当前国内药厂创新能力仍然不足,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专利悬崖”,即使有仿制药上市也无法保证质量与原研药相差无几,并不能对原研药形成真正的威胁。

在无法“以质换价”的情况,“以量换价”则成了当前主要的谈判手段。

据悉,目前国家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税收减免集中招标采购、推进仿制药等多个手段来共同作用,针对不同的药品促进降价。

一名接近医保局的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谈判与2017年谈判有质的分别,涉及到一些独家抗癌药品种,想要降价非常难,但是通过进入医保目录按照比例进行报销,才能让患者减负终端体现出大幅度降价,“而对于已经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品,也仍然可以通过各省市集中采购进一步压低药价”。

据悉,新一轮谈判已经有18个抗癌药品种在谈,但具体会降价多少以及是否进入医保,结果需要到9月底才能揭晓。